Priority!這個詞我經常聽過,由於在五專就開始學習著電腦,因此種種課程中都聽過這個名詞,反正就是高優先權的先執行,大概就這麼一回事。離開學校之後,我幾乎跟這個名詞告別,只有在晚上跟假日的課堂上會再度跟同學講解著priority scheduling、priority queue…等等技術名詞。似乎,我忘了原來真正重要的是人生的優先權呢?

 

進入職場的前四年,我所學習的是processProcess:即流程,也就是問題的解決方法,在軟體業上班,每天面臨的就是各式各樣的難題,我種是在學習著如何解決,並把這解決的方案盡量標準化,使下次可以盡可能縮點時間處理,如此可以兼顧更多案子。這四年間的後面一年半左右,我當了個小主管,我開始注重的是整個team處理案子的共通性跟標準化處理,總言之還是脫離不了process這一詞彙。而在此期間,我兼顧的課程從一個班、慢慢變成兩個班、到之後的四個班這是我人生努力學習如何面對問題的四年~

 

職場的後四年,我離開了前一家公司,來到另一家公司,在這邊我看到的角度不一樣了,從以前的深度優先(資結術語:DFS)瞬間拉到了廣度優先(BFS)。開始瞭解產業的痛點,什麼是產業鏈,何謂服務?何謂轉型?如何加值?如何創新?面對的議題不同了,我不是指專研一個點,而是整個面,可說見樹又見林。手上開始有著部門的預算,如何分配就變成了一種藝術;職位的頭銜也很吸引我,誰不想往上爬呢;另外外面的事業來到了六個班,不敢說前無古人,但全省佔據也可說後無來者了。上述的預算、職位、課程皆是resource,也就是我手上能握有的資源,為了讓資源更多、更響亮,我會想盡辦法找去更好的解法(就是前段的process)去完成跟實踐他。聽來應該很正常吧,這不就是進入職場之後應該有的應變能力跟勇於挑戰的精神嗎?

 

直到來到後者這家公司的第二年之後,由於某個產業做的不錯,開始有可以出去設立新創公司的機會,老實說對年輕的小伙子誰不興奮?總該試一把吧,不是嗎?我是這麼想的,因次也開始磨刀霍霍的請同仁全力應戰。上述的這個時間點正是全球正在迷steve jobs的時候,我當然也是其中之一,他對工作的熱忱令人感到動人且佩服,他的名言甚多但影響我最深的是:『當你照著鏡子,問你這是否是你想做的事,如果不是那就得設法改變了』。這時的我31歲,每週有機會接受企業顧問的輔導,問我們日後的商業模式的競爭優勢等,而日後的職位如果以當時的分配,我是副手應該也可以當當副總,這能不心動嗎?

 

真正感受到『priority』已是31歲的事情。我總是覺得該出去闖闖,決定後我滿心歡喜想著以後說不定可以賺到更多錢。但在上課的過程中,我一直跟同學說著jobs的故事,他的名言、他的作風、跟他的風骨,或多或少影響了我,由於全省跑通車是免不了的事情,我開始思考了:這是不是我想要的?這工作又是不是我所熱愛的?我是否會想在這個領域烙下世界的痕跡。錯了,我發現這似乎不是我要的,我只是被越來越多的『資源』所驅動著,如此設法去想出取得資源的『流程』而已,但最重要的一環我竟然忘了,就是『優先權』。我當然可以做100件工作,但人生有限的遊戲規則下,優先權就顯的特別重要了,在有限的人生,或許該享受自己所熱於享受的。於是,在年少輕狂的當下我立即跟主管講了我的想法,我要去做自己所樂愛的事情,回想起來當初的很多處理方法不夠成熟,若再來一次或許可處理的更圓滿也說不定。至此副總這名詞只能拿來當當消遣使用囉~

 

Resource有著誘人的魅力,可以驅動你想盡process去完成。而久了之後你動力會不見了,因為resource只是whatprocesshow、但你的生人將缺少了priority這個why的根本動力泉源。當你想清楚了這一切的邏輯跟遊戲規則,你便能豁達的說出你自己的想法跟去追尋屬於自己的夢想,現在的我也老大不小了,在職場打轉了快十年,我才領悟原來那些成功的人們過程都經過多少不多資源的誘惑,但他們唯一的衡量標準就是『priority』,因為總得愛你所愛。應該是這樣沒錯吧:jobs

 

You can have many priorities. But you don’t have much more life can fit all of that. Please choose the first priority you wish.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劉逸 的頭像
劉逸

劉逸的留意世界

劉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