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沒錢;好命、苦命;生活品質好、不好其實,一切都是『比較級』,若沒有經過跟其他人的比較,怎麼知道上述這些議題你是處於哪一個等距。注意若是以積極的態度將比較的結果轉換成努力的動能將形成良性的循環;反之,若以消極的態度來面對,我想這個世界將會有越來越多的歐豬等面臨破產的國家出現。在複誦一次:這一切,其實都是比較級

 

More than. Less than. Maybe is a trap in your life.你為什麼覺得命苦、工作時間太長.長的不好看、太胖或太瘦…and anything that you feeling about.不就是跟別人比較而來的嗎。試想,若這世界就只有一個人,那上述的議題將自動全部消失,也就是在多人的互動社會中,才因而造就出『比較級』陷阱。經由比較,有時會讓你驕傲、有時沮喪,在這種環境下,將驅使大家開始不由自主的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舉例來說你只喜歡打球,但課業的名次比較下讓你也得跟著一起念書,而為什而念跟為什麼要念當你原全沒有頭緒這一切的動力將很快的消耗殆盡。老實說我自己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我也討厭念書,但同學念了,所以我也開始考試念五專;同學又去報名補習班升學,我也開始報名升學;同學開始準備研究所,說不出個所以然我也開始掏出錢乖乖去補習,深怕大家都考上研究所我卻沒有。現在回想起來,其實就是陷入比較級陷阱(the compare trap)

 

『比較級』是竊取走我們黃金年代的神偷。在不知不覺中『比較』掌控了我們從小學到研究所等,共18年的歲月。這兩個字盡然在無聲無息之下偷偷的把大半年輕人的青春歲月帶走。比較真是一個讓人陷入:以大眾的觀點為中心的推手,而不敢正視自己的喜好,而且這雙手的力量可不容小覷的喔!

 

善用良性的比較其實是一個帶動社會成長的動能。經由比較xxx公司會推出更好的產品來迎合消費者的需求、xxx國家會推出更具吸引力的社會福利來吸引國際上更多精英往此移動(新加坡跟香港其實很會善用此手法,而台灣大概是最民粹的地方,沒擔當的政府一切都是以民調治國,選票讓看是民主的我們走向民粹導向的治國方針,這算了就不多說囉)

當大多數人如果能從正面的觀點來看到比較的結果,並且欣然接受,用心去想為什會有這結果的差距?而這差距如何拉近?我想在大家不斷的進步下,整個社會將無形中會有很大的進展。畢竟社會不就是,由多數的個體組成,當個體都成長了,間接的社會也會跟著有大幅度的成長跟進展。.

 

消極的比較如同惡性腫瘤,將以指數成長的方式擴散到整個社會,甚至延伸到國家等級的層面。我再前文也曾經說過很多人希望能穩定、能有好的收入、能過好的生活。但在本文我一再強調這一切都是『比較』出來的。當你是用上述的觀點來檢視你有沒有過得比別人好,只要有更多人也往這邊靠攏,大家開始力求穩定、要鐵飯碗、要更好的生活品質。此時,已有太多人跟你雷同,由比較的過程你開始覺得自己也沒有過得比別人好太多。如此,你會開始設法比別人更涼、更安穩、更加要求更多的享受。而這是一個無窮迴圈,因為經由比較之後別人一定也會設法超越你,想要比你涼。這就好比電腦在記憶體已經不足了,還一直載入程式以求拉高效能,造成記憶體搶奪的現象加深,這錯誤的對策謂之『memory thrashing』,故在此我就把這現象稱為『compare thrashing』。

這種compare thrashing就是破產的希臘之所以會倒的原因,不要一直覺得位處那麼遙遠的國度所發生的事情跟你有甚麼關係,再強調一變:一切都是因為比較級。只要陷入消極的比較循環(the less than compare cycle),我想這種事情就會一再的重複。在我看來台灣,現在已經在最後一個十字路口了,再沒有人肯從積極的比較面向來看待事物,我想等歐豬鬧劇到一段落後,換亞豬興起時,我怕台灣可能還沒加入WTO就先加入亞豬聯盟的行列了。希臘跟西班牙尚有歐盟肯伸手救援,但當台灣出問題時,誰會救我們呢?大家期待對岸能無償的拯救我們嗎

 

比較級是兩面刃。是好是壞端看自己怎麼看待,在複雜的多元社會中,你不再能輕鬆的做自己,因為你現跟別人快樂分享、難過抱怨的詞彙跟感受,幾乎都是從比較而來。資本市場帶來的究竟是快樂的泉源?亦或是無盡的壓力?試著跟小孩或老人學習吧!一個是懵懂而沒有比較,確有最單純的快樂;一個是歷經滄傷而無所求。但當你看到此文章相信你已經離小孩一段距離、離老年又有段距離。如何跳拖比較級帶給你的痛苦、同時又享受比較級帶給你的快樂。我想越早看得透的人,能越早享有超然的思維。擺脫消極的比較,多做積極性的比較,希望大家共同追求囉。

 

The important thing:『請擺脫比較級,管他低級、高級,就是做你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劉逸 的頭像
劉逸

劉逸的留意世界

劉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