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for bad, two for good.這是劇情中湯姆克魯斯的哥哥在火車上一直覆誦的一段話,隨著車子快要開啟,湯姆克魯斯也帶著一絲感傷的微笑對著他的哥哥說再次覆誦這句話:one for bad, two for good.並且肯定的跟他哥哥說:bet two for good.這也淡淡的說明了兩兄弟無情中在七天內所建立起的情誼,無論如何兩個總比一個人來的好,也等於是在片中的結尾給了雙方互相珍惜對方最無聲的肯定了.

 

片子中演弟弟的湯姆克魯斯,是因為父親過世才回去家中弔念父親,而從律師口中得知道了父親把300萬美金的遺產交付信託沒有給他,為此他開始想去找到300萬的信託繼承者到底是誰,而他怎樣也沒想到原來他有一個有著自閉症的哥哥.為了拿到300萬的遺產,當下他決定把這位習慣把自己稱為rain man的哥哥帶走.而慢慢的在過程中一連串的劇情發展中,瞭解了家人對他的保護,才將哥哥送走,之後一連串的情節讓生為弟弟的他,開始對於哥哥被安排在一個看似優渥的醫療環境,產生了不一樣的省思,也逐步享受著原來在世間上還有著一個與自己留著同樣血脈的新人,最後為了他的哥哥好,他接受了父親身前的安排讓哥哥回到院方,並且也放棄了300萬的繼承.或許這一切都可以從最後的這一句話做了整段的交待:one for bad, two for good.

 

迷失,或許只是一種對於人生遭遇不順遂,的一種宣洩!人生有許多時候會走向偏差的道路上,許多時候往往是因為自己人生的不順,劇中的湯姆克魯斯因為父親的管教嚴厲,總覺得父親對他不好,所以很小就離開了家庭,並且都是刻著半哄半騙的方式來搓合車子的交易,以獲取利益.在他眼裡只有成交才是重點,其餘的他一概漠不關心,會有這樣的轉變,我想是因為他對家庭極度的不滿,所以一心只想成功也不管是用甚麼手段達成.當接到了父親過世的消息,他也沒有太多的情緒,只是回去站在遠遠的遠方,進行追悼儀式而已.這其實不代表他不愛他父親,總覺得反而是一種恨意的宣洩,一直想用行動來證明對父親的不滿跟當初犯錯時父親沒有即時將他從警局領回的恨意,或許他很在意,只是一直不懂父親為何對他如此嚴厲.人往往都是這樣,用著另一種方式來闡述:我很在意你,那種方式就是盡可能的表示出我毫不在意”!!

 

釋懷的解藥就是對比.在劇中,rain man這自閉兒,跟湯姆克魯斯形成了極大的反差,哥哥的矬樣跟極度不佳的表達能力,跟他有著天朗之別,讓這位原本走向岔路人生的弟弟,有了一個強烈的對比,他的人生值得慶幸的東西太多了,原本該留在家裡的哥哥,因為小時候無意的做為差點燙傷了兩三歲的小弟,因為家人的保護下將哥哥送到了有人24小時照料的療養院生活,相較起來弟弟的人生好的太多了,而也因為了解到這點,他的內心對父親的恨意也逐漸退去,而對於父親的安排跟遺產的分配也沒有了意見,反而是開始對哥哥的遭遇跟人生抱著憐惜,更進一步想多一些付出.這些都是原本一開始的他不會做的事情,為甚麼會有這樣的180度轉彎,我想就是對比吧!原來我有一個不算健全的哥哥,原來家裡面的人是這樣的保護我,原來父親會這麼嚴厲或許是因為他把對哥哥的那一份期許也加諸在他的身上.這樣的對比,隨著跟哥哥相處的過程,他知道他比哥哥富有的太多了,他懂得跳舞,哥哥卻沒有過.他甚麼成年人該做的事情都做了,哥哥卻連甚麼事接吻都沒有過.這讓他逐步從原本要利用哥哥轉換成珍惜還好有一個哥哥在人世間的心情,此時我想最好的一句形容詞也就是結尾的”one for bad, two for good”.原來一切的起源都是誤解,而最好的解藥就是對比,當你知道原來沒有想像中那麼糟,原來人家的付出遠大於你所認知的,原來生命中有著一位算數天才但卻被自閉症所苦的哥哥我想任何人的心情都會豁然開朗,而人生的追求也會逐漸的轉向,這時才能明白金錢不是萬靈丹,在有錢的老爸,也換不回一個更健全的哥哥,唯一能做的只是妥善的照顧他.我想如果要說雨人這部電影帶給我最的收穫那就是親情吧,因為親情的動力才會試圖去瞭解哥哥,試圖跟他對話,試圖對他說教,並試圖的配合著他的生活習慣.這開始轉化成一種無求的付出或許劇中沒交代最後的弟弟會變成甚麼樣子,但我想他會開始連哥哥的那一份人生也一起努力,並且過得很踏實,就如他最後給他哥哥的那句肯定的話語:bet two for good.

 

記得當你有任何困惑時,不要急著用負面的心態去面對,或許只要找個人聊聊,或多多瞭解事情背後的真相,我想其實沒那麼糟,或許有時候你的困難只是一小部分,別人已經幫你扛了更大的壓力在後頭,只是懵懂的你一無所知也不一定,例如片中的父親他除了得面對小兒子的任性妄為跟大兒子的自閉難控,我想他的內心才真的是苦不堪言吧!很多事情不要只是任性的用偏激的方式處理,試著重身旁的人尋求解藥吧,或許…one for bad, two for good.

 

另外雨人只是自閉,這不代表他沒有感受,這也不代表他就喜歡這一切只能照規矩的安排,更不代表他不小要一段戀情,更甚或不想跳一支舞.我想只是從大多數的人覺得他們有問題,他們不會去想這些,但其實我們到底是怎麼去裁量他們想不想,我們裁量的角度都是他們不適合作這件事,但不適合卻變成合理否定了他們的自我感受,甚或小看了他對算數的才能我想我們得用更多元的面向來體會跟看待一個個體,有許多人不適合用常理來看他,但不能就此否定他存在的所有面向,這是rain man給我的一點小小的省思.而他最後給弟弟的那一段話也充分的表現出來對弟弟的喜歡跟想念,弟弟說兩週會去看他一次,他馬上算出來還剩幾分又幾秒,或換算成小時是多少等等從這可知他對下次再看到弟弟有滿心的其待”…因為沒有其他人會教他跳舞,跟他去賭城算牌我想one for bad, two for good.是他對弟弟說出最貼心的一句話當然也讓所有觀看的人有著各自一個留白的省思~~

 

Maybe one for bad, two for good. Isn’t i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劉逸 的頭像
劉逸

劉逸的留意世界

劉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